美作者起点轻舟煮酒《极道鬼魔》文:几度秋凉

发布时间:2018-08-12 07:02

点击"安锦闲读"关注我 


几度秋凉

     

突然想起“秋凉”这两个字来。我只是想,秋天,秋天怎么这么快,就来到了我的窗前。


岁月,送走一秋,迎来又一秋。


无数个日月更迭不休,就这么来了又去,去往复来。刻在眼角的岁月,不动声色的在眉间上纠结成细细的纹。

时光,总是匆匆地倏忽而过,任谁也无法留住光阴离去的脚步。



我的秋日黄昏里,忘却了锦书小楷,失落了桂树飘香,只有风过帘窗,携来夜的寒凉,衣我一袖秋霜。你听,秋声渐浓。


阳关三叠的曲调已瘦成一弯月的遥望,指尖轻落时,岁月的风霜雨雪便拨开云雾,呼之欲出,穿过微凉的西风,化茧成蝶。


化茧成蝶,又舞秋风,却非旧相知。而今,早已是换了人间。



上古的夜晚,冷月霜秋。


我只是在听,听那秋声,听那宋风唐韵,划过尘埃,隔着千年的沧桑路从远古而来,落在我的窗台,诗情依旧,只不见了那些个泼墨挥毫、风骨傲然的写诗人。


秋风肆意地撩起帘纱,透着刺骨的寒。夜已沉沉,长灯空照。暗黄的路边灯,将沉沉的夜色伸向了远古的夜。



远古的夜,那个远古的宋时月下,一壶清酒,一叶兰舟。随波急桨而下,击越千层浪起。


凌涛斟酌,抛开沉甸甸的沧桑和悲凉,执笔一挥,洒落纸间的就是“大江东去,浪滔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豪放之胸怀。


一篙独去,揽尽月影潇湘,携一袖清风赴盛唐。斟一壶最烈的酒,狂饮放歌,笑言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,“万里写入胸怀间”。


只是啊,饮尽风雨,饮尽春秋,如何能饮尽那“一洗苍生忧”的万古愁?



冷月在天,暗换流年,昔人已渐远。


人间几度秋凉。穿过风霜,越过雨雪,岁月,绵绵长长。于是,一个秋天,再一个秋天,时光,走在了老去的路上。


我只是想,要如何,如何才能穿越这咫只与天涯,让岁月在心间留步?

窗外,风声又起。一年,又是一年,秋已翩然而至。


简介声明

版权声明【图文源于网络,作者茶青禅,感谢!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公众号版主删除。】

愿与你,读山读水,学画帖字,描法描色,流光共饮,岁月无凉。

是一种鼓励 |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!!!

powered by 三寸人间 © 2017 WwW.mingrenteahouse.com